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 > 旅游服务 > 白沙美食

白沙产茶,白沙人好茶.

发布时间: 2017-05-25

图1

  白沙产茶,白沙人好茶,在白沙品白沙绿茶却是一种心境。
  距茶园西南两三里处,是白沙县城,县城不大,方圆数里。县城人口不多,万把来人。县城街道不杂,一圆五直。城街两边,无高档茶坊,没豪华酒家,只有大小不一店铺。当夜幕降临,街之两旁,桌椅长排,街灯下,树荫里,三五成群,围坐品茶,成小城一道独特之风景。
  小城人喝茶单一,不饮龙井,不喝乌龙,只品绿茶,本地产的“白沙绿茶”。
  如无雨天,再没他事,常与朋友出去品茶,临街而坐,清茶一杯,谈风论雅。
  白沙绿茶,知其人广,喝其人多,懂其人少。两年前,因参与《白沙绿茶原产地域产品保护陈述报告》撰写,有机会对其材料收集,略知一二,朋友却视为“知者”,品茶时,特地请教。我便装成“知深”之样,毫不推辞,讲其一二。
  先讲一传说,用神秘语气道:很久以前,这里黎胞上山打猎。一次,大家追猎劳累,口渴疲惫,歇于一葱翠小树下,一老者信手摘几片嫩叶,入口咀嚼,顿感解渴,疲惫消失。于是,大家学老者样,摘叶入口,解渴消疲,又继续打猎,最后满载而归。后来,一精明小伙,采回树叶,揉搓烘干,储存备用,泡水而饮。此叶饮后,清醇爽口,消除腹胀,和火降燥。从此,当地黎胞视此类树为“神树”,加以保护,并培植于山寨周围。“神树”一传十,十传百,名声大振。美丽的“鹿回头传说”中,那黎族姑娘得了腹胀之症,黎族小伙不辞艰辛,翻山越岭,从天涯海角而来,带回“神药”,治好了姑娘顽症,终得姑娘芳心。   
虽是传说,但朋友听了津津有味,于是,趁着朋友兴趣正浓,又用庄肃的语调说道:白沙绿茶,陨石坑孕育出的一个品牌。70万年前,一枚巨大陨石在此着陆,砸出一大坑。经考证,是迄今我国唯一被确定的陨石坑。茶园位于陨石坑方圆10公里处小盆地中。小盆地原生态,无污染。小盆地四面环山,植被茂盛,溪流纵横,阴雾缭绕。小盆地土壤含元素多种,微量元素奇特,孕育品质独特的茶树。
  而后,简单讲讲白沙绿茶制作的工艺、流程、畅销等情况。
  朋友兴趣不同,品味也不同,有的喜欢其传说,有的注意其生长环境,有的关注其制作工艺。
  有的朋友早已知之,有的知之甚多,但也静坐而听,不厌其烦。就这样,你讲我谈,朋友们对白沙绿茶更情有独钟了。
  其实,朋友围坐一块,手端绿茶一杯,不仅赏其传说,解其品质,探其工艺。更重要的还是体会茶道,净化心境。
  品白沙绿茶,是一种境界。品尝茶汤滋味,要小口品啜,细细领略其风韵。呷上小口,顿感苦味而上,再缓缓吞噬,顿觉舌本回甘,余味无穷,齿颊留香,身心舒畅。   
在白沙,品白沙绿茶是一种宁静淡泊之艺术,不仅解渴,还得其情趣。从而达到“悟”与“超”的境界。因此,其味就不仅是茶之本味了,应是人生之味,天地万物之味了。   
一直喜欢三毛一语:“阿拉伯人品茶有三道。第一道苦若生命,第二道甜若爱情,第三道淡似微风。”对三毛而言,人生就像品茶,缕缕茶香,一杯品尽人生沉浮。   
三毛之语颇有禅味。如果三毛在世,如果三毛来白沙,在白沙品白沙绿茶,也许,三毛这句禅悟之语,定以品白沙绿茶打比喻了。   
佛教中一直都有这样的修炼境界:“看山是山,看山不是山,看山还是山。”而王国维也曾提出人生之三境界:“独上高楼,望断天涯路;衣带渐宽终不悔,为伊消得人憔悴;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。”   
其实,茶也行,诗也罢,禅也是,都是通过思考让人心归至简。
  突然想起在成都读书时,在一寺饮茶,一老僧曾对我说:“茶道就是禅道,禅道里渗着茶道,茶道里盈满禅机。”老僧说的无不道理。在白沙品白沙绿茶,苦尽甘来,因为人生就是苦尽甘来。这样的解释非常有禅意,朋友们都赞同。   
在白沙品白沙绿茶,此茶本身就是禅,每人品茶,会有一番感悟,只不过人生不同,经历不同,顿悟也不同罢了。
  唉,在白沙,品白沙绿茶,茶意如斯,心境如斯。不论是渐悟还是顿悟,就看个人的造化了。

图2